为凑40万元救重病姐姐 9岁弟弟捡知了壳一个卖一毛钱

郑牛穿的鞋子早已张开了大口子

郑牛说:“多捡一个知了壳,就能早一点救我姐的命。”

除捡知了壳,郑牛还下地割艾草,回来择净卖钱。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杨书贞 实习生 李谢雨 文图

当暑假城里的孩子徜徉在旅游度假、肆意玩耍的愉悦中时,南阳市内乡县9岁的郑牛孱羸的肩膀上早已扛起筹款救姐的重任
。爬树捡知了壳、河畔割艾草、捐肾救姐姐、给姐姐端饭、洗衣……凡是他能为重病姐姐做的,他都挥舞着困苦的手臂竭尽全力。他的姐姐郑欣,20岁,今年6月被诊断为肾病综合征、急性肾衰竭,全家面对40万元的换肾用度欲哭无泪。

“多捡一个知了壳,就能早点救我姐的命”

严冬之下,燥热难耐。每天天还没亮,在南阳市内乡县马山口镇樊岗村的树林子里总能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他时而拿着竹竿往树上捅,时而爬上皲裂的大树,时而在大树底下低头寻找,全然不顾痒辣子和树皮蜇伤、划伤自己的腿。他心里只想着一件事——救姐姐。而想方设法捡到的知了壳一个只卖一毛钱,他也不晓得何时才能凑够给姐治病所需的40万元。

8月1日,记者驱车离开内乡县樊岗村,眼前的郑牛黑瘦黑瘦的,眼神里却透着一股倔强。因为家里太穷,郑牛穿的衣服、鞋子都是邻居给的,鞋子已经张开了大口子。“我今天捡了22个知了壳!”郑牛害羞地与记者分享他的“战利品”。为了这22个知了壳,他凌晨5点动身赶往小树林,树上树下忙活了两三个小时,身上划了多处血印子,终究
能换得2.2元的收益。痒辣子是一种害虫,当地农民告知记者:“被它蜇到是一种钻心的疼!”

放下知了壳,郑牛起头择艾草。这是他下地一镰刀一镰刀割来的,“这几天天太热了,不外我多带点水下地就中。”郑牛说,只要能救姐姐,再苦再累他也会坚持,因为姐姐是他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这些艾草将在晒干后仅以两元一斤的价格被人收买。

“为姐捐肾”牵出“薄命身世”

和房外如火如荼干活的弟弟相比,20岁的姐姐郑欣只能忍耐病痛躺在床上。简陋的屋中,郑欣全身浮肿,身上插着透析管。“我还年轻,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个世界,还没来得及报答关切我的人。我还想穿漂亮的裙子,还想谈一场大张旗鼓
的爱情,我不想死!”这是郑欣发自肺腑的呐喊。

今年6月25日,对郑欣来说刻骨铭心。正值青春的她被确诊肾病综合征、急性肾衰竭,一切来得猝不及防让她无处闪躲。往常的她全靠透析维系人命,若是再不换肾,会引起多种并发症,效果很危险。

郑欣出生在一个贫苦家庭。她四五岁的时候爸妈离了婚,当时郑欣跟着爸爸,妈妈不知所踪。六岁那年的一天,郑欣实在太饿了,拿起家里仅剩的一个馒头塞嘴里就吃,谁成想那个馒头是为药死老鼠而弄的“老鼠药馒头”,好在被人实时送医,才保住了人命。郑欣的姑姑看她实在可怜,在自家生活艰巨
的情况下,坚持把4岁的她接到了家里,一直抚养到往常。“我姑姑和姑父往常都70多岁了,为了我的病四处求人、借钱,他们是我心目中真正的爸妈。”郑欣说。

9岁的郑牛是郑欣爸爸再婚后所生的儿子,郑牛妈妈意外身死,往常的郑牛也寄居在姑姑家里。“我没有妈妈了,我姐也没有妈妈,我姐就是和我患难与共的那个人。”郑欣告知记者,弟弟曾不止一次地告知她:

“这是我人命中最难,也是最幸福的时间”

“往常是我人命中最艰巨
,也是最幸福的时间。我身旁有家人的不离不弃,有社会爱心的慷慨捐助,还有母校师生的牵挂祝福。若是能活着,我一定好好回报他们。”躺在床上的郑欣精神焕发地说。

往常,每晚睡觉之前,懂事的郑牛都邑给姐姐擦洗后背。平常姑姑、姑父忙农活,弟弟就给姐姐洗衣服,因为不会洗,显得很吃力。每顿饭弟弟都亲手端着热饭碗送到姐姐床前。有小伙伴来约“出去玩”,郑牛一律拒绝,因为他就想陪着姐姐,以备姐姐“随时召唤”。

“我病情加重时腿肿得动不了,70多岁的姑父就给我端屎端尿,用轮椅推着我去做透析。病院里,每次经由上坡的时候,姑父都很吃力地往上推我,发出气喘吁吁的声音,他真是用尽全力了,那是‘人命的托举’。那一刻,我想喊他一声‘爸’。”顽强的郑欣说着说着就哭了。昔时,为了让她这个没户口的孩子能上学,姑姑和姑父还曾给人下跪磕头,最后在相干
部门帮助下她上学的问题被妥善解决。

“爸爸没钱但有肾,换肾用我的!”这是不善言谈的郑欣生父这几个月来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为了给郑欣省钱看病,病院里,郑欣父亲每天只吃馒头和她吃剩下的菜。晚上就睡在冰凉的地上,后来有好心的病友送给了他们垫子和被子。

郑欣就读的百年职校目下也伸出了援手。作为一所全收费的公益职业学校,该校对入读者吃、穿、住、用、学不收一分钱,还推荐学生到优良
企业去实习就业。郑欣虽然卒业了,但学校晓得此事后毅然决定帮帮这个“薄命的娃儿”,目前该校在发起对郑欣的爱心捐助活动,呼吁社会爱心人士帮助这个女孩儿。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icheckjsc.com